全讯网导航
全讯网导航 > 数据图表 > 「金胆必发专栏」博鳌论坛讨论“一带一路”如何为全球化“修路”?

「金胆必发专栏」博鳌论坛讨论“一带一路”如何为全球化“修路”?

「金胆必发专栏」博鳌论坛讨论“一带一路”如何为全球化“修路”?

金胆必发专栏,博鳌论坛 | “一带一路”如何为全球化“修路”?

“AIIB中的A,既可以代表亚洲,也可以代表非洲和美洲,因为三个单词都是A打头的。所以当人们问我,有没有想过改变银行的名字,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改作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时候,我回答说,我们是包容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AIIB)董事长金立群的一席话,赢得了全体与会嘉宾的一致认同。

3月27日上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一带一路:为全球化‘修路’”分论坛,围绕如何将全球化软硬基础设施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如何更好地共同打造“一带一路”这样的公共产品、如何发挥政府间合作以及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等各方作用等话题,在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张燕生主持下,金立群以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咨委会委员沙姆沙德·阿赫塔尔(Shamshad Akhtar)、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欧盟委员会前主席/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公司董事长许立荣、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副董事长兼行长郑之杰、中国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俄罗斯前总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董事长祖布科夫发表了各自观点。

与会嘉宾的共识,再次清晰地传达出一个理念——不管“一带一路”还是亚投行,这两项由中国几乎同时提出的倡议,最基本的原则就是要促进联通、促进区域合作的和平和发展。正如张燕生所说,“基础设施的落后制约着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全球化需要修路,中国倡导共建共享‘一带一路’,实际上启动了一项为全球化‘修路’的基础工程。”

公共产品是基本属性

70多年来,支撑全球化的软硬基础设施出现了明显的老化。即便在发达国家,也可以很明显地发现,软硬基础设施的老化,已经严重制约了不同国家和经济体的发展需要。“‘一带一路’来得非常及时,能够满足基础设施方面的需求。”阿赫塔尔表示,“‘一带一路’是我们专注设计的公共产品,希望能够利用一些新的经济增长资源,帮助全球以及区域内的国家和地区经济多元化,并拓展他们的贸易机遇。”

祖布科夫在担任俄罗斯总理期间曾积极推动建设欧亚经济联盟,他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在全球一体化进程中,对经济配置产生极大影响。“早在2015年,中俄两国领导人就取得了共识,推动欧亚经济联盟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这是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有效工具,同时可以兼顾各国利益。”祖布科夫介绍说。

2018年5月17日在阿斯塔纳经济论坛期间,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正式签署经贸合作协定。“4月底将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俄罗斯总统普京也会参加,我相信这会进一步推动欧亚经济联盟和‘一带一路’的对接,并进一步推动地区经济一体化。”祖布科夫表示。

金立群则将这一点阐述得更加清楚、直观。“很多人认为,只有中国做的项目才是‘一带一路’项目,这是错误的,也不符合该项倡议的想法和意图。”金立群说,“任何国家、任何投资者在任何地方做的项目,只要是促进全球和区域合作的,促进全球和区域和平与发展的,它就是‘一带一路’的项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

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在秘鲁投资港口开发航线的实践,有效地拉动了秘鲁的经济发展。“我们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了18个港口和码头。今年1月,我们和秘鲁签署协议,将投资13亿美元打造6~8个大型深水集装箱和多功能码头。这个项目未来会催生港口周边的铁路、公路及其他基础设施的快速增长,这是我们在南美的第一个合作项目,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案例。”许立荣回忆道,签约的时候秘鲁副总统非常激动,“他说这个项目对秘鲁未来的经济发展将产生不可低估的作用,特别将为秘鲁中北部地区带来无限商机。”

未来发展求突破

“一带一路”倡议的作用毋庸置疑,但在如何打通政府间合作、加速融资进度等方面,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如何在法律的框架内开展欧洲与中国的合作,《新外商投资法》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还应该在这个基础上共同讨论对欧洲和中国双方的影响。如果这些问题不能解决的话,那么‘一带一路’就会面临融资方面的局限。”普罗迪站在欧洲立场上提供了观察“一带一路”倡议的另外一个视角。

郑之杰和邹加怡则从实操层面回应了这个问题。“作为中国开发性的金融机构,自2013年至2018年年底,我们累计为600多个‘一带一路’项目提供了超过了1900亿美元融资,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长期可持续、风险可控的巨大金融支持。”郑之杰称。

邹加怡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完善项目风险管理,推动“一带一路”行稳致远。“有投资就会有风险,关键是把风险管控在合理的限度内。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完善债务管理风险,增强债务管理能力,鼓励思考各种创新的融资手段,如股权投资、PPP合作等方式,多渠道参与基础设施融资,而不是简单的借贷方式的融资。”他说道。

来自新加坡的罗家良则从扩充“一带一路”倡议包容性的角度提出了另外一个可行性建议。“新加坡在中国发展过很多大型项目,像苏州工业园、广州生态城等,这些比较好的品牌项目可以复制到‘一带一路’沿线,同时增强‘一带一路’倡议的包容性。”罗家良同时认为,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过程中,也要结合中国的优势,推行“数字一带一路”,“去年新加坡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时候,我们打造了一个智慧城市的网络,智慧城市需要科技等各方面资源,中国在这个方面有很多宝贵的经验,移动支付、AI等都是智慧城市所需要的。因此,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除了基础设施,我们也可以考虑推行‘数字一带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