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讯网导航
全讯网导航 > 福利彩票 > 「sunshop官网」网贷“受难者”:没有踩过P2P的雷 不足以谈人生

「sunshop官网」网贷“受难者”:没有踩过P2P的雷 不足以谈人生

「sunshop官网」网贷“受难者”:没有踩过P2P的雷 不足以谈人生

sunshop官网,网贷“受难者”:没有踩过P2P的雷,不足以谈人生

最近得知两位朋友也踩了P2P的雷。

说起来其中某一位还是互金行业的从业者,多年来酷爱投资高息小平台,据说赚了不少钱,但这一次踩雷让多年所得付诸东流,“赚的钱还没有这次赔的多。”

另一位则是彻头彻尾的互金行外人,小白投资者,他投资了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旗下的P2P平台,出事前两天还参加了平台在酒店举办的招待会,金碧辉煌的酒店让他对这家平台深信不疑,没想到没几天就出事了,同样是血本无归。

身处互金行业多年,爆雷事件已经听到麻木,但这两位朋友的遭遇还是让我颇感吃惊——雷真的在平民百姓中炸开了。

7月13日中午,一颗巨雷在深圳炸开,“投之家倒了”的消息迅速传遍了互联网,作为网贷之家的兄弟公司,投之家在网贷圈里的影响力非常大。

刘丽是投之家的投资者之一,在13日的上午就在群里听到投之家出事的传言,但是她和大多数人一样并不太相信。

“低级黑子”,群里有人说,“也不看看投之家背后是谁?”。

但是谣言还是越来越多,而且细节也越来越清晰,有人说投之家的CEO黄诗樵已经联系不上了,还有人说投之家的风控没有人上班,还有人说客服也联系不上了。

渐渐的有人沉不住气了,“不会真雷了吧?”但是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气氛开始无形中变得紧张,大家的心头也如同悬了块大石头。

投之家雷了的消息终于随着午间的一份公告一起传来,投资们一下子慌了,有人不断的在群里发维权群的消息,号召大家抱团维权。刘丽自己也被拉到了好几个两千人的大群里。

瞬间,很多人的身份从投资人成为了难友。

各群里,大家互相交换着自己知道的信息,开始商量如何维权,有人说已经几夜没睡着了,也不敢告诉家人,有人说自己给孩子上学的钱没了,还有人说要不回钱自己就去跳楼。

偶尔有人忍不住情绪崩溃,一个男人在群里哀求网贷之家徐红伟还钱,“徐总、徐大爷,徐爷,我跪下了,求您老还钱吧,活不下去了,给留条生路吧,37岁的男人,上有二老,下有两个小儿要养,半辈子牙缝里抠出来的积蓄都被你设局诈骗走了,还点钱吧,给条活路吧。”

在一个北京平台的维权群里,有人发了一个维权的活动,号召难友们去现场集体下跪,希望引起媒体、政府的重视,拿回血汗钱。

下跪维权,这种以牺牲尊严为代价的中国特色维权方式,是网贷暴雷后投资者们的最后的选择。

他们本来是受害者,却不得不再一次选择伤害自己。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

现实永远比电影精彩,在网贷投资者维权大军中,既有真的受害投资者,也有乘机浑水摸鱼的不怀好意者。

最近网上流传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消息:钱爸爸立案之后赫然发现其中一个带头维权的维权群主是一家在平台上借款的公司的负责人。

很明显,这家公司希望钱爸爸倒掉之后自己就可以赖掉这笔借款。

借款人在维权群中扮演着讨债者的场景,看似非常荒谬,但并不缺乏利益的动机。

实际上,由于借款人的赖债,平台就会陷入逾期的危机,借款人乘机扩散平台逾期消息引发投资者挤兑,平台就陷入危机,如果爆雷或者清盘,这些借款人就很有可能赖掉这笔账。

大部分网贷平台没有接入央行个人征信系统,即使赖账也不会记入个人征信记录,因此这些人无所畏惧。

反过来说平台就是善良的傻白甜?那就大错特错了。

资金池、庞氏骗局、自融、虚构借款人、高利贷、黑催收凡是监管留下的空隙,它们一个机会也不会放过。对平台来说,它们最怕的并不是骗贷者或者借款人逾期,这些通过高收益都可以覆盖,都是癣疥之疾。

真正要命的是所谓的“黑公关”,那才是动摇平台根本信任的要命问题。所谓的黑公关是拿钱删稿的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人才是互金行业嗅觉最灵敏的一群人,对企业的问题了如指掌。

他们以掌握的平台的黑料向平台敲诈勒索,要不然就发稿对外公布从而打击平台。

今年5月份,有家自媒体爆出银豆网和礼德财富虚构借款人,注册一堆壳公司发标。最后这些问题被两家公司以银弹解决掉了 ,“黑公关”变成了平台枪手,而投资人则是双方交易的筹码。

2015年,e租宝事件发生时,我也曾第一件到达过现场,e租宝用一面墙展示自己所获得的各种媒体和行业的荣誉,场景让人震撼。

当时e租宝是全国排名第4的网贷平台,成交量超过740亿,仅在电视上投放的广告半年就花了1.5亿,此外e租宝还在高铁上大做广告,进行冠名。

三年之后,网贷行业的推广手段更多了,但砸钱的本质没变,唐小僧不到一年就在分众上花了5000万。不让冠名高铁和打电视广告了,赞助综艺、电视剧总可以吧,琅琊榜2这样的流量剧的中插广告友情价也要几百万起。

平台们也开始向各种协会进军,官方的也好野鸡的也好,能挂上名就挂。由央行条法司牵头筹建的中国互金协会,是央行下属的一级协会,是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最高的自律管理组织,创始会员就达到了408家。会费也明码标价:副会长单位100万/年,常务理事单位80万/年,理事单位60万/年,普通会员20万/年。

而各地方协会也不甘落后: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的会长单位30万/年,副会长单位25万/年,理事10万/年,普通会员2万/年;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交纳标准为会长8万/年,副会长4万/年,理事2万/年,普通会员5000元/年;杭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协会的收费门槛是会长为20万/年,执行会长单位15万/年,副会长单位10万/年,理事单位8万/年,会员单位5万/年,观察会员单位2万/年。

最近爆雷的唐小僧、礼德财富、牛板金、投之家凡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平台无不挂靠各种协会。

不要小看了协会的力量和对用户的影响力,如果有人告诉你,有一家平台是央行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全国9家当选的P2P之一,还是社科院网贷风险评级13强、小额信贷联盟5家执委之一、中国互金协会会员、中关村互金中心首批入驻企业、入选央行互金风险共享共建领导小组,这样的平台你会不会放心投资?

但是现在告诉你的是这家平台叫合力贷,已经因为逾期太多清盘了。

助纣为虐的还有各类媒体的榜单,7月12日,有家网站发布了一个2018最佳人气理财平台的票选结果,投之家在其中排名第19,结果7月13日投之家就雷了。而高居《2018年6月网贷平台发展指数评级》第五名的礼德财富,7月底也挂了。

但就是这样的注水榜单让很多没有经验的投资者信以为真。

有人将P2P投资者遭遇爆雷称之为对中产阶级以及以下阶层的收割,不得不承认这个说法是准确的,但是这种带有残酷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意味并不值得欣赏。

在投之家和其他网贷平台暴雷中遭受损失的大多数是已经成家立业的人,他们损失的大部分是家里多年的积蓄,遭受到打击的更多是家庭。

在维权过程中,他们却又是最无力的人群,没有渠道、没有时间、没有希望,他们甚至没有办法离开家人去维权。网贷暴雷之后,除了等待经侦,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按照e租宝的案例来说,投资款总额 598 亿元,追缴的金额仅有200亿,能清退给投资者的金额只有三分之一,其他的都无法追回。

这意味着一旦踩雷,他们将失去大部分的投资资金。

最令人叹息的是那些上有双亲要赡养,下有妻儿要照顾的家庭支柱们,在财富的盛宴中,他们是来的最晚的一拨人,却也是跌的最重的一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