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讯网导航
全讯网导航 > 竞猜游戏 > 「金沙网投手机版下载」一写作业鸡飞狗跳?看看美国三个高知家庭如何辅导孩子完成作业

「金沙网投手机版下载」一写作业鸡飞狗跳?看看美国三个高知家庭如何辅导孩子完成作业

「金沙网投手机版下载」一写作业鸡飞狗跳?看看美国三个高知家庭如何辅导孩子完成作业

金沙网投手机版下载,当妈是个恐怖故事,但开学后还得接着当妈是史上最恐怖的鬼故事。因为,开学后又双叒叕要陪娃做作业了。金秋九月、秋高气爽,爹妈们夹道欢迎送走了暑假,迫不及待把娃们赶去了学校,不过两周就发现,真是刚下贼船又跳火坑,那些年陪娃做作业受过的内外伤这么快就忘了么?

暑假时,朋友圈的老母亲们虽然叫苦不迭,但时不时也会在朋友圈晒出一些带娃出游的好山、好水、好风光。结果刚开学,朋友圈画风就大变,处处上演由作业引发的“人间惨剧”。

(朋友圈里的“鬼故事”正在上演)

众所周知,中国式陪写作业的特点是“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其实家庭作业对很多美国家长也是一项考验,否则就不会有“homework battle”这个提法了。

陪娃做作业是个大学问,没有标准答案,只有适合的方法。两周前我参加了一个party,在那里碰到几个高知家庭,大家聊起如何得体地解决陪娃做作业这件事,令我颇有收获。

先交代一下背景,这个party算是名副其实的高知party,在场八成的人学历都是博士,多家长都在美国知名高校做教授。几个家庭也很多元化,有传统的美国白人家庭、犹太家庭、穆斯林家庭和西班牙裔家庭。最大的今年刚进入大学,最小的孩子读二年级(除我家之外)。几位老母亲在场,话题不由自主就转到了孩子的教育上。

虽然都是高知家庭,但每个家庭在做作业这件事上采取的做法真是大不同,每一种都有值得借鉴和思考的地方。

看到有犹太家庭在场,我不可免俗向他们请教起了育儿方法。我向教授妻子说了自己理解的犹太教育核心,提问、质疑、辩论精神,教授妻子笑着认可,她说,但你忽略了我们犹太人一个很关键的教育核心,规矩。

因为虔诚的宗教信仰,这对父母自己从小就开始学习《圣经》、《密释纳》、《塔木德》这些宗教书籍,而在这些书籍里,“规矩”是贯穿始终的,比如安息日就好好休息、不工作,赎罪日就全天斋戒、不吃饭。这些规矩陪伴了父母半辈子,所以他们也把这种规矩教育运用在了育儿上,“照信仰之书养娃”。

比如,在做作业这件事上他们给分别读三年级、四年级的两个儿子制定了这样一些规矩(已经严格执行了四年):

顺带提一句,他们的大儿子也是被这种“死规矩”养大的,去年考入被uc berkeley录取,gap year一年去欧洲的某座雪上做滑雪教练一年,一边赚钱一边旅游见世面,今年9月去大学报道了。

守规矩这件事不仅适用于他家的孩子们,对夫妻二人也同样奏效。由于工作性质,教授和妻子(注册医护人员,正在考营养师执照)每天下班也是要在家学习/工作的,俩人几乎不看电视、手机大部分时候放在车里。典型的学习型家庭,孩子们耳濡目染,自然也就接受了“课业第一”的要求。

启发:

1.“规矩”不是一天养成的。以这个犹太家庭为例,在孩子学龄前,他们就会要求孩子每天进行短时间的算术和拼读学习,逐渐增加时长,做好美国的幼小衔接;现在除了周六外,两个孩子周日也要坚持学习一段时间,为的是能和周一上学有很好的衔接;暑假也会坚持每天定时定点学习1-2小时。

2.“介入”的意思不是家长充当孩子的帮助者、合作者、执行者,而是做孩子的“备胎”——不到万不得已时再来找我。本质上还是孩子要对自己的作业负责,哪怕他们发现孩子的某道题做错了。

3.应了那句老话:父母的身教是最好的教育。

在场有一个西班牙裔家庭,他们对辅导孩子做作业这件事秉持的理念很新颖:wait but why——你可以拖延,但要告诉我原因。比起逼孩子完成作业,他们更在乎帮孩子找到不愿做作业的深层原因。

这位妈妈说,读四年级的儿子要做一份关于太阳能的科学实验作业,需要用塑料泡沫做一个模型,儿子拖着迟迟不肯动手。妈妈没有责骂、逼迫他,而是问儿子为什么不愿意做?不感兴趣?不会?还是别的原因。

儿子说出了自己一连串的理由: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用塑料泡沫这个材料?这个模型对利用太阳能真的能奏效么?下午约了小伙伴踢球,但看上去完成这个项目要花费很久时间,一旦开始会不会耽误他踢球?

孩子一做作业就犯拖延症,家长总爱归因为偷懒、笨、不努力,谁能想到迟迟不愿动手的背后居然有这么多担心。

拖延症人人都有,这世上有两种拖延,一种是在有期限内的拖延,我们会因为时间压力最重被迫完成事情,这种拖延不算恐怖,反而那些没有截止日期的拖延才是后患无穷。比如,你想学好英语、想完成一幅艺术作品……没有考试压力、没有“死线”、没有人催你,全凭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没有截止日期的拖延通常是安静地、悄悄地影响着我们的人生,如果不去学习克服它,生活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最终让自己沮丧、失去实现理想的能力。而这对西班牙裔教授采取的wait but why策略就是在告诉孩子,拖延没什么,但你要学会直面自己的内心,找到阻碍自己动手的真正原因,然后一步步克服它。

如何克服呢?在辅导作业这件事上,这对家长的做法是提供切实的办法和工具帮孩子一起解决问题。

比如,孩子不知道完成整个模型要多久,会不会因此耽误了踢球。那就拿个计时器,先设定10分钟,看看10分钟内模型能做到什么程度,以此来估算接下来需要的时长,做好时间规划;教孩子用google drawings、inspiration这类软件画出思考过程、理清思路;除此之外,她还向我推荐了khan academy、learn zillion、nctm illuminations这三个孩子常用的学习网站/app.

而在和他家小朋友玩耍的过程中,我发现两个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非常强。我家娃年纪小不愿意在陌生的环境里坐在座位上吃晚餐,我好说歹说不奏效,这两位兄弟居然用“你知道恐龙们怎么吃饭么?”成功把我娃“骗上”桌子。(霸王龙是个小短腿,它怎么拿食物?长脖子的梁龙可以把头埋得很低吃饭么?脖子会不会断……)

启发:

在场有位白人教授曾在大公司做过管理层,后来跳槽到高校从事教学,大概是受了那段公司经历的影响,他对辅导作业这件事的态度是把它当成项目去完成、把孩子当成员工去对待,我称他为项目管理型家长。

好的管理者明白项目成功的关键在于人,而每一位员工的性格、能力都不同,不可能有一种通用的方法把他们全部摆平,所以需要“看人下菜”。这位教授有三个孩子,他会分析每个孩子的性格、然后采取孩子们受用的方式让他们完成作用。

比如大女儿是要主导权的孩子,这种孩子她喜欢自己控制事情、喜欢成为领导,你要是催逼威胁她,她会对着和你干。

所以教授采取的策略是“放低姿态”,用询问、征求意见的方法鼓励孩子去做作业,而非要求(你现在马上去完成作业!你写完作业才能出去玩!) ;所以他会说“你能帮我个忙,可以现在去做作业么?让弟弟们以你为榜样。行么?”如果孩子say no,他会请孩子自己提出计划(执行方案)和完成的时间(项目结点),大多时候都会尊重孩子的决定。

二儿子是要love&peace的小朋友,很友善,但耐压弱、易焦虑。对待这类孩子,教授的主要做法是给他们提供安全感。

比如,安全的环境、氛围、心情、甚至安全的结果(做不好也没关系,多大点事儿!);以及清晰的步骤(123这样安排作业你觉得ok么?)他们才不容易陷入焦虑,愿意去执行。

小儿子是守规则型的孩子。这类孩子喜欢遵守秩序、追求逻辑,通常自己就会完成作业。可一旦遇到他觉得“不合理”的作业,排斥心理也很强,“乖乖仔”就会变成“叛逆者”。此时,家长要能够提供清晰、有逻辑、有说服力的理由让他明白这份作业的必要性(不是那种你不好好写就拿不了高分、上不了好大学的“长远”理由)让孩子去完成课业。

启发:

催、逼、训、吼可能也是辅导孩子做作业的某几种方式,但未必在所有孩子身上奏效。家长不妨先花点时间分析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性格、吃哪一套,“投其所好”才能事半功倍。

美国的父母也推娃、鸡娃,快乐教育只是一种传说,但与中国家长“推娃”的理念、方式又有所不同。中国的父母“推娃”有点“专制”,家长成了主角;而多数美国父母的“推娃”是界限里给自由,主角始终是孩子自己。

当做作业的主力成为家长时,我们也许该停下来反思一下,自己的 “介入”究竟是帮忙还是帮倒忙?